澳洲 布里斯本 發一崇德 闡德佛堂

台灣正和書院|發一崇德資訊網
subglobal1 link | subglobal1 link | subglobal1 link | subglobal1 link | subglobal1 link | subglobal1 link | subglobal1 link
subglobal2 link | subglobal2 link | subglobal2 link | subglobal2 link | subglobal2 link | subglobal2 link | subglobal2 link
subglobal3 link | subglobal3 link | subglobal3 link | subglobal3 link | subglobal3 link | subglobal3 link | subglobal3 link
subglobal4 link | subglobal4 link | subglobal4 link | subglobal4 link | subglobal4 link | subglobal4 link | subglobal4 link
subglobal5 link | subglobal5 link | subglobal5 link | subglobal5 link | subglobal5 link | subglobal5 link | subglobal5 link
subglobal6 link | subglobal6 link | subglobal6 link | subglobal6 link | subglobal6 link | subglobal6 link | subglobal6 link
subglobal7 link | subglobal7 link | subglobal7 link | subglobal7 link | subglobal7 link | subglobal7 link | subglobal7 link
subglobal8 link | subglobal8 link | subglobal8 link | subglobal8 link | subglobal8 link | subglobal8 link | subglobal8 link

 

闡德大仙行誼

 

 

修辦因緣,開道種籽發芽

梁點傳師和黃點傳師的父母親是同村兒時的舊識,從小就是熟識的好友,因此因緣,我正和同修晚輩都稱呼點傳師為叔叔。
點傳師自小好學不倦,天性純厚,善良耿直。父親務農為生,家境小康。 點傳師的父親見點傳師是個可造之材,便認真種田,好讓他讀書,後來讀到高農畢業。在那個年代,能夠有這樣的學歷,已經是全村人的驕傲了。
民國四十九年(1960年)政府派點傳師參與農耕隊到非洲,教導當地人耕種,在當時,能夠到國外去,謀得這樣好的職務,實在是羨煞了多少人,也讓全村人引以為榮。
有一回,他回國渡假省親,特地來拜訪黃點傳師的父母親,暢談這些年在國外的生活種種,也憶起兒時的往事。當時,點傳師看起來還很年輕,英氣煥發,事業也早已有所成。趁著點傳師歸國之際,經黃講師金鎮引渡,於民國七十五年(1986年)求道,並到斗六崇修堂參加三天法會。

http://www.qldikuantaochande.org/Album/small/account_2_small.jpg恩師點化,一曲驚醒夢中人

遠住異國他邦,要學道委實不易。然而,點傳師是個很重情義的人,每次回國,他都一定撥空來黃氏佛堂拜訪。民國七十八年(1989年),他返國探親之際,正好崇修堂又有法會,黃金鎮講師再度邀請點傳師到法會旁聽。
因為班員、辦事人員很多,再加上他們是來旁聽的,所以他們就坐在佛殿外側聽課。傍晚時分,活佛恩師慈悲臨壇。恩師非常的慈悲,不但一邊批訓,還一邊對班員慈悲勉勵,然後,又在黑板上做了一首調寄「唐山子民」的聖歌。

「惦念故遊子,滿懷愁緒藏,夜闌萬物靜,聞風添情傷,
世如蜉蝣幻,關山路淒涼,名利圖空盪,花露草上霜,
逐客為榮繫呀!他邦作故鄉,歸路覓無處呀!皇原各一方。
修身的兒郎,馳騁走沙場。惜今薪相傳,法舟載群芳,
佳會得趕上呀!金鞭宜策往。佈道各開荒呀!谷洞識黃羊。」

這首歌的內容是描述一個華人子弟,離開故家鄉,在異國奔走,那種寄居異國當異客的種種辛酸血淚。點傳師看到黑板上的聖訓,內心震驚不已,恩師的一字一句,都是淋漓盡致的描述著他這些年來,在異國的心情。一邊聽訓,內心百感交集,突然有種感同身受,心有??焉的悵然。在這同時,恩師突然大聲的呼喚著:「梁永」

點傳師的名字是「梁永」,一聽到恩師的呼喚,他以為有班員與他同名,故不敢冒然起立前往,心想:這麼巧啊原來,也有個同名同姓的人啊!
「梁永」沒有人站起來,活佛恩師再度呼喚。點傳師心想,這個梁永是誰,怎麼這麼久還不站起來呢?正納悶著的時候,恩師已來到他的跟前,用扇子敲了他的頭,說:「你不是梁永啊!」
點傳師嚇了一跳,心想:法會現場將近千人,老師怎麼會知道我叫梁永呢?老師慈悲的對他說:「上士聞道,拳拳服?、中士聞道,若即若離,下士聞道,哈哈大笑,一笑置之。你要當哪一種人呢?」
點傳師心想,上士難當,下士不能當,於是隨即回答說:「我要當中等人。」
老師看了看點傳師,微微的一笑說:「枉費你這麼多年來,在世界各國,飛機飛來飛去。你都是在空中飛耶,可是你的志向怎麼這麼小,只要當個中等人呢」點傳師更是吃驚,這些事,仙佛怎麼都知道呢?恩師隨即慈悲對點傳師說:「你要當個上等人啊!你住在澳洲,為師要你把大道帶到那裡,渡化異邦的同胞。」聽到恩師這樣的交待,點傳師惶恐的說:「那裡的人都是紅頭髮,Q毛耶,話語、皮膚、環境都不一樣,要渡人很難ㄟ---」
恩師知道點傳師的困難處,於是又叫了黃講師過來說:「金鎮,你要好好的幫助他喔!」然後,又對點傳師說:「只要你肯跨出去,為師一定會助你的---」
「好。」聽到老師給出這樣大的承諾,點傳師當下,便毫不猶疑的對老師許下了允諾。

一諾千金,道苗栽種洋人國
點傳師是個講信用的人,答應恩師的事,一點也不敢馬虎。旁聽完法會,二話不說,他便把養雞場賣掉,並且學習吃素。
回到澳洲,他馬上請示莊點傳師慈悲開荒事宜,莊點傳師當時仍是個公務員身份,澳洲簽證簽不下來,於是莊點傳師懇請老前賢賴點傳師慈悲應允,草創初期不惜人力物力全力的奧援。同時派遣正和講師至布里斯本,協助籌備設壇事宜。澳洲買不到佛桌,點傳師便親自動手做佛桌。在澳洲布里斯本雪樂公園區的住家,他把車庫改建成佛堂。
於民國七十八年(1989年) 十二月十三日(農曆十一月十六日),前人老指派賴毓秀點傳師,帶著三才和幾位講師前來安座「梁氏佛堂」,並恭請仙佛慈悲指示,恩師對於點傳師的誠信非常欣喜,並特別對他慈悲鼓勵:

師喚梁永來相見 見徒欣喜滿胸襟 為師賀爾了大願 開設佛堂闡道伸
記得昔日咱相見 為師對爾囑咐深 希望賢徒體天意 開荒闡道為道奔
果然賢徒不負師 先天佛堂設梁門 既有賢徒如梁永 師無掛礙多慰欣

設壇三天後,由前人老慈悲恩准開法會,由賴點傳師代表前人老主班,在梁氏佛堂開法會,班員十九位,恩師慈悲賜壇號為「闡德佛堂」,並以「信」為訓中訓,肯定點傳師為人的誠信。

篳路藍縷,變賣祖產開荒闡道
隨著道務的開展,慢慢的,點傳師除了渡化華人子弟以外,也開始開荒到華裔和亞裔,甚至許多洋人朋友也來求道了,這真是可喜可賀的事。但是,道務開展了,家庭佛堂的場地卻不敷使用了。每次開法會,點傳師總是內心焦急,要四處張羅借場地。民國八十三年(1994年)、九十三年(2004年),大德前人分別躬親蒞臨普照提拔人才,大大的提振了闡德佛堂所有道親的士氣,也給梁點傳師帶來莫大的鼓舞。
民國八十四年(1995年)闡德佛堂法會中,恩師臨壇慈悲對點傳師說:「你們開法會場地都不一樣,害我每次都要找地方。」點傳師聞言心中非常難過,心想,讓 老母和老師這樣四處流浪,真是不孝啊!於是,心裡暗暗思量,一定要給 老母一個安定的家,不要再讓仙佛居無定所了。但是身居異邦,創業實艱難,自己已經退休,事業也交由孩子接管了,孩子們又各有家業,欲建造大佛堂,一時之間如何籌措這樣大筆資金呢?再加上,澳洲實乃新道場,也不敢請道親資助啊!那如何是好呢?點傳師是個很客氣的人,又不敢驚動台灣前賢,心中的焦慮默默的在腦海中盤纏不去。最後,憑著堅定的信念,為了完成使命,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,回台變賣祖產,興建佛堂,這樣大的決定,一時也令家人感到震撼。但是,點傳師的道心堅毅,一如他平常為人的信守承諾,萬難不驚,不改初衷,一一感化家人,家人也因為他的發心,感動之下,護持他的心願,協助點傳師,在澳洲布里斯本華人區的商店圈附近,獨資購買一千坪土地,於民國八十五年(1996年) 二月十五日動土興建「闡德佛堂」,讓原本是回教清真寺訓練禮拜的場地,順應上天降道的因緣,使這塊聖地得以擔負普渡眾生之用。翌年五月七日,前人老派賴毓秀點傳師代表主持安座大典。


http://www.qldikuantaochande.org/Album/small/account_3_small.jpg
老來學道,人家走路我要跑
佛堂蓋好後,為幫助點傳師充實道學,莊點傳師慈悲,除了派員支援澳洲以外,又特別為點傳師安排了密集課程,為期一個月,請點傳師從澳州回來。從早上上課到晚上,由講師輪流講課培訓,班員只有點傳師和東馬回來的汪筱雁。然而,點傳師年紀已六十多歲了,這樣的課程對年輕人已經很吃力了,何況年過花甲的老人家呢,實在是吃力啊!然而,學道心切的點傳師,堅持不缺課、不休息、也不喊累,一個月下來,每天喝咖啡提神,真的累得不行的時候,便拿出針灸的針,往手上狠很的插下去,然後,打起精神,繼續用心聽課。
「會不會太累了呢?」有時,道親會覺得不忍心,問點傳師要不要休息。他卻打起精神,撐開起眼皮說:「我年紀大了,你們學道、辦道可以慢慢來,我不行啊!你們可以用走的,我要用跑的才行!」點傳師這樣學道的心,讓人想起來,不禁肅然起敬啊!

馬牛精神,人生以服務為本
此後,莊點傳師每年必親自來澳洲開班,李點傳師領命後亦投入支援行列,並派遣點傳師、講師前來協助道務。點傳師對於來幫辦的人才,都視為自己孩子一般的疼愛;對於坤道前賢,點傳師都像對待女兒一般。點傳師常說:「我沒有女兒,你們就像我的女兒一樣。」
點傳師生性節儉,不隨便浪費。自己動手做佛桌、傢俱,親自種樹、割草,每逢佛堂有課,他都會親自下廚,煮菜給道親吃。
點傳師沒有在台灣道場學習歷練過,一發心就在國外開荒,只知求道好,修道很重要,辦道是救人的志業,無法像名嘴講師一般說出很多大道理。但他就是會以身作則,躬身實踐,把道表現出來。就憑著這樣的心,買了一台九人座的箱型車,帶著一顆真誠的心,還有一雙萬能的雙手,四處幫助人、渡人。
澳洲是個西方洋人的國家,開荒闡道很不容易。為了渡人,他用盡各種方法與人結緣。年紀已經不小了,卻經常要替人家照顧孩子、割草、養狗、修理水電、修傢俱、洗游泳池、煮飯給人家吃,開車替人接送親友、介紹工作、找房子、看病,為了渡人,點傳師可以說幾乎是服務到家,舉凡想得到的事,就算是一般雞毛蒜皮的小事,點傳師也一定是全力以赴,萬勞不辭的幫人家,而且隨傳隨到,可以說用心良苦,因而感動很多人發心向道。


http://www.qldikuantaochande.org/Album/small/account_4_small.jpg
真道真考,修道受考不受劫
就在興建佛堂的過程中,因為身心過度的勞累,在佛堂將竣工之際,卻赫然發現,色身已染重病---血癌、骨癌、淋巴癌。
據醫師檢驗,血癌的起因是早年在非洲時,蚊蟲殘留在體內的卵,以及當時服用抗瘧疾藥物的副作用,潛伏幾十年後才病發。這種不可思議的病因,實在讓人無法想像,而醫生的宣判,無疑是對叔叔和家人,以及道親們,一個無法反擊的痛。
「也許,把佛堂蓋好,我就得走了吧!」點傳師不驚不懼,反倒比其他人內心還平靜,他說:「也許,我的使命就是在澳洲建造一座大佛堂,接引眾生吧!」
點傳師開始接受化療,他的頭髮在建造佛堂過程中變白了,但是佛堂蓋好後,頭髮卻掉光了。雙頰深陷,身體清瘦,然而,色身的病痛,並沒有影響道務的開創。叔叔仍堅持渡人、成全人,凡事必躬身自理,絕不假他人之手。「真道真修真考,我把肉體交給醫生,把靈性交給 老母,不管肉體如何,道還是要繼續辦下去。」
點傳師的個性剛正不阿,不貪不取,初見到他的人,會以為他很嚴肅,做事一板一眼。只要是對的事,他堅持到底,決不改變心意。所以,讓人感覺他很固執。但也就是他這種個性,擇善固執,堅持修道、辦道,堅持效法老前人、前人的腳步,百折不屈,在生病期間,仍然抱病辦道,四處奔波,實在是後學們的模範。
誠心感天,恩師親自加壽
佛堂落成後,大佛堂的第一班法會,恩師慈悲臨壇,對班員一一慈悲勉勵,師徒深情,處處可見。點傳師抱病找班員、渡人、成全人,看到點傳師的精神,真令人感動。在法會當中,恩師慈悲對點傳師說:「佛堂落成了,這才是責任使命的開始,不是結束。你一心為老天,老天豈有不幫你的道理。來,為師送你兩顆蘋果,為師要為你加壽啊…」聞言,叔叔哭了出來,當下跪下來謝恩。在場的人也莫不為之動容落淚啊。
時年,點傳師五十九歲。後來點傳師自述:「我曾經找算命的算過命,算命先生說,我的壽命只到五十九歲…」由此可知,發心修道、辦道,一定可以改變命運。


http://www.qldikuantaochande.org/Album/small/account_5_small.jpg
仙佛妙法,嚇壞洋醫生
治病期間,醫生又發現,點傳師的疸有腫大現象,而且已經腫大到三倍左右。主治醫師是個行醫三十多年的名醫,幾經檢查確認,醫生建議一定要開刀,把疸割掉。為了配合治病,點傳師於是接受醫師的建議,接受開刀。
開刀的前一天,醫生再度做超音波檢驗,確認一切無誤以後,交代當天不能進食,隔天便進行切割手術。
推入手術房,手術如期進行。從開刀房出來,點傳師覺得嘴巴很苦,老醫師臉上掛著驚懼害怕的眼神說:「梁先生,請你不要告我好嗎?行醫三十多年以來,我真的從來就沒有失誤過。可是,這回,我不知道為什麼,你的疸明明是腫大的,但不知為什麼,怎麼突然恢復正常了,我剛又原封不動的把你的疸放回去了。請你不要去告我好嗎?要不然,我不但會毀了名譽,丟了工作,還要再吃官司…」點傳師見那醫生,用如此驚慌哀求的口吻說話,知道一定是仙佛慈悲撥轉。於是,用著虛弱卻祥和的語氣對醫生說:「你放心,我不會去告你,這事與你無關,不是你的錯,真的,這是上天慈悲的撥轉……。」
從手術房出來,點傳師更感恩了,心裡明白,這一切都是沾了天恩師德,都是因為恩師、老前人、前人大德所感召。今後,要再加緊腳步,報恩了願啊……

不變初衷,羽化成仙證果蓮
點傳師的抗病意志力很堅強,一如他道心的堅固,於是病情沒有再惡化。因鑒於道務發展之需,於民國八十九年(2000年),承蒙天恩師德加被,也蒙前人老大德慈悲提拔為道場最高天職,領受點傳師一職,代師傳道。
領命以後,不但要繼續開創澳洲道務,又因正和國內外道務繁忙,每年仍然熱心地支援東馬點道,雖然已是有病在身,仍是抱著了愿、了罪的心情,替師分憂代勞。
民國九十五年(2005年)一月十三日(農曆十二月十四日),點傳師身體狀況很好,白天多年精心籌畫的佛堂第二座教室終於完工。傍晚時分,又炒了一大鍋麵,陪著回來聚餐的道親一起用餐。晚上,還帶領著全體道親一起向 老母獻供叩首。就在乾道叩完頭,換坤道叩首之際,點傳師到靜房坐下稍事休息,竟安然自在的端坐蓮台,面帶微笑,蒙 恩師接引,羽化成仙而去。
點傳師自發心修辦道以來,承蒙恩師延壽十年。修道、辦道計十七載,得年六十九歲,留下了修辦道的典範,與道親無窮的懷念,一如後學們所景仰的、所形容的 ---他將是個永不倒的巨人。

 

澳洲 布里斯本 發一崇德 闡德佛堂 @2016